移动版 | 客服中心 咨询电话:028-61300000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资讯 >用药

全球首例!眼睛注射DNA修补基因,新洲13岁盲女重见光明

时间: 2016-11-22 阅读:1429 来源:  互联网
  2012年,正在读四年级的小白感觉自己视力越来越差,看书、看电视越凑越近,学习成绩直线下降。大伯出差回家看见孩子几乎趴在屏幕上看电视,以为孩子近视了,带她去当地医院一检查,却被告知不是近视。
  全家人这才着急了,赶紧带着孩子到武汉各眼病专科求医,可疗效甚微。后来辗转找到武汉同济医院的眼科主任医师李斌教授,终于确诊孩子患的是青少年双盲症LHON。从小白发病到双眼视力仅存0.06、0.08,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。
  遗憾的是,这种眼疾当时并无任何确定有效的治疗方式。正巧李斌教授正在开展基因治疗青少年罕见双盲病LHON项目研究。小白一家听闻项目内容,毅然决定参加这种实验性质的治疗。
  2012年11月5日,小白接受了一项很小的眼科手术:医生用1ml注射器向小白眼部玻璃体腔内打了一针治疗药物。
  2013年1月30日,第二次视力复查,小白右眼0.12,左眼0.25,比治疗前有所提高,这让小白一家人看到了希望。
  在随后的48个月恢复期里,每间隔几个月,小白就到医院复查一次。而每次复查,她都能看到更多更远的东西。直到今年11月18日,她的双眼视力已经达到0.8,从最初的视力表看不到第一行,到现在可看到倒数第四行,视力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善。
  李斌教授称:“这意味着基因治疗明显有效,小白视力已经达到正常水平,也标志着世界首例基因治疗青少年罕见双盲病成功。”
  如今,那个活泼开朗的小白又回来了,她正在上初一,还爱上了玩手机,以至于有点近视。
  复查时,李医生千叮咛万嘱咐:“一定要好好保护失而复得的视力啊!”
  人工DNA 修复视神经奇迹出现
  看起来这个治疗并不复杂,但实际上,为了小白的这一刻,李斌教授带领的团队,从2008年起就开始了攻关。
  据介绍,青少年双盲病LHON,是一种遗传性视神经病变,患者出生视力正常,大多会在14岁到21岁突然视力急速下降,属母系遗传疾病,一半为家族遗传,还有一半是基因突变发病。
  1871年,德国眼科医生Leber首先报告此病。此后,才明确此病是一种线粒体DNA突变所致,全球发病率为1/25000,而亚洲人高发,我国约有15万患者。
  几年来,李斌团队无数次在兔子等动物身上进行药物试验。最终,他们研制成了可以用来弥补突变基因功能的人工DNA,将其装载进一种对人体无害的病毒中去,通过注射的方式,让这个病毒像“精确制导导弹”一样,把DNA送进病变的细胞,然后DNA就可以不断复制并合成所需要的蛋白,替代生病的基因来完成任务,让患者的视觉神经获得正常的营养并开始缓慢修复功能。“这种人工DNA并不会改变患者原有的突变基因,只是代替其完成应尽的职责,所以既不会带来新的基因突变问题,也不会改变这种病继续遗传的可能。”李斌称。
  2012年,李斌团队获得了青少年罕见双盲病LHON治疗的中国国家专利证书。今年8月,该研究的相关结果,已作为封面论文发表在世界顶级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杂志上。
  药物断产数百患者焦急等待中
  记者了解到,在李斌教授着手研究罕见双盲病LHON基因治疗两年之后,美国和法国的眼科专家也开始进行临床试验,而研究结果相近。
  李教授介绍,2012年,该院确定了青少年罕见双盲病LHON患者的入选和排除标准,招募了数十名患者,完成了9例LHON患者的基因治疗。经临床观察,有6例患者视力显着提高,安全性和有效性得到初步验证。其中,小白是恢复效果最好的。
  为什么有3位患者无效?这种基因治疗的有效期能有多久?将来是否需要二次注射?这些问题,正是李教授下一步的研究目标。
  目前,国内有数百位患者要求参加临床试验,还有来自美国、印尼、意大利、乌克兰等十多个国家的病人通过电话或邮件,要求来汉接受治疗。而让李教授为难的是,由于原来申请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已经用完,所用药物已断产了,无法满足患者的要求。“前期临床测试是免费的,10次注射药物就要耗费100万元科研基金,非常昂贵。”李教授称。“想到那些正在变盲或者已盲的患者的焦急失望心情,我心里也非常难受。我正在积极寻找国家或者社会企业的援助,继续深入研究,以提高药物的治疗效果,争取早日让这种技术和药物进入临床,让更多的患者能享有光明。”李斌这样告诉记者。
  由四川健康网—健康客小编整理
猜你喜欢
阅读排行
最新资讯